在線投稿 返回校網首頁

行業前沿

新聞頻道>方山瞭望>行業前沿>輿情監測中最時髦的大數據怎麽用?> 正文

輿情監測中最時髦的大數據怎麽用?

來源: 新聞傳播學院官網 南都傳媒公開課 2014-12-15 浏覽量:3041

分享至手機

        畢業于我校新聞傳播學院的作者李佳笑,現在是中國傳媒大學的碩士研究生,攻讀收視率調查和受衆分析研究。考研的時候,她最怕遇到的題就是:談談你對大數據的理解;現在,“看到數據背後的人”卻成了最令她向往擁有的能力。從本科學新聞做內容,到如今設計指標做數據,佳笑覺得“挖數據可比挖故事難多了”。

                                     


        自從知道我考上中傳的研究生,懷抱有“考研夢”的學妹或是學弟都會問我同一個問題:“學姐你爲什麽選擇考傳播學,而不是你的本科新聞學呢?”我回答了很多次,但每次說的好像都不一樣,有時講興趣使 然,有時談談他們倆有什麽異同,有時扯到跨考的難度,有時又繞回來“學術”地說傳播學是一門集多種學科于一身的交叉型學科,有意思,值得去研究


大數據,就像在櫥窗外面看蛋糕

        學新聞史講到普利策和赫斯特的“黃色小報”,同學們的眼睛可能會放光,然後豎著耳朵去聽他們倆“交戰”的故事,《世界報》的辦報模式如何,《新聞報》的新聞理念又如何。傳播史也關心他們,作爲電報對新聞實踐影響的産物,研究“電流創造連線世界”後這種新新聞的傳播形態是如何産生並發揮影響的。可能說到這裏很多同學已經暈了,我第一次看時我也暈……

        但這就是傳播,人類社會所有的信息傳播都是它所研究的對象,上到冰河期洞穴裏的壁畫,下到賽博空間數以PB計的大數據。也許傳播學的魅力就在于此,透過這扇窗子可以爲你打開更廣闊的一片天地,他擁有很多學科的密鑰,尋找密鑰的過程就是學習傳播學的過程,未知充滿了新奇,困難但值得挑戰。

        現在新聞傳播領域,最前沿最時髦的研究可能就屬“大數據”了吧,記得考研的時候,最怕遇到的題就是:談談你對大數據的理解……小數據還沒整明白呢,大數據是啥?到現在我都覺得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東西,不管是社會還是學術界對他的“過分狂熱”,都讓我這個剛跨進傳播學領域的小菜鳥心裏有一種莫名的抵觸與恐懼。構建一個理想化的模型,裏面如果有太多泡沫,那泡沫不是一觸就破麽?

        我很喜歡港城大祝建華教授說的:“如果我們拿不到大數據,就是一個櫥窗裏面的蛋糕,只能在外面看。”說到這,突然明白莫斯可在《數字化崇拜》中提到"迷思"這個概念究竟是什麽意思了,虛構的美好不會帶來更多神奇的力量,當他褪去光環不再扮演烏托邦的角色,才可能發揮更加持久的影響。當我們真正有一天拿到大數據,並能用所學的知識高效合理地處理它時,才能真正體會大數據之于我們研究學習的真正價值所在吧。


“看到數據背後的人”

        有的時候會發現不去追最前沿的東西,自己張不開嘴、也跟不上溜。學傳媒的人可能天生就要有對一切新鮮事物的敏感,永遠要走在這個時代的最前端,走在新聞發生的最前線,總有一種比別人慢半拍就會被淘汰的危機感。

        研究生第一節基礎統計學的課上,就在全班異口同聲的“哇……哇塞……哇哦……”中度過,老師給我們展示了Tableau軟件,能夠快速進行統計分析、可視化圖表的制作。原來數據處理已經可以做到如此酷炫,也正因爲一切都看起來輕而易舉,老師強調:“重要的不是數據,而是要看到數據背後的人。”

        “看到數據背後的人”!這是一種多麽令人向往擁有的能力啊,就像我們當時說要“看到新聞背後的人”一樣。

        但對文科生來說,挖數據可比挖故事難多了。畢業後的暑假,我在人民網輿情監測室實習,參與了一項輿情報告從采集數據到發布的全過程。報告一共涉及36個輿情事件,我們幾個實習生就開始沒日沒夜地資料搜集、采集數據。老師說要每天的新聞數量我就做一個態勢圖,要媒體、網友的正面率我就老老實實根據言論的傾向性算比例,當時做的時候一邊覺著枯燥一邊時刻提醒自己要有耐心,要堅持……不然煩躁的心情隨時可能會讓你崩潰。但這些采集的數據信息究竟意味著什麽,有哪些價值,怎樣通過這些數字得出報告?說實話我做完全部的案例我都還是一頭霧水。

        直到進入到數據分析階段,我才見識到數據真正的魅力。對于一個輿情事件的評估,就拿我們經常看到的“×××影響力排行榜”、“××事件輿情應對效果評估”,他們的背後有一系列的數據指標作爲支撐,而這些指標往往是判斷排行榜是否具有權威性的標准。就像我們衡量一個“大V”的微博影響力一樣,他的粉絲數、轉發數、評論數等等都可能是參考因素,再複雜一點還可能涉及到粉絲中認證用戶的比例、關鍵粉絲的轉發量。

        重點來了,數據處理的絕妙之處就在于他們之間絕不僅僅是相加減的簡單線性關系,怎麽設置權重、怎麽使他們處在一個數量級,再用一長串公式得出最後那個影響力OR效果。我拜一個監測室處理數據的老師爲“大神”,一臉崇拜地問他:“你是怎麽學會這些的?需要從哪方面開始學起呢?”大神嘿嘿一笑說:“需要做什麽就學什麽。你去學C語言吧,道理都一樣。”這讓我突然意識到,除了要學外語,學一種計算機語言人生才沒有遺憾啊。

        三個月的實習,加上研究生學習的這兩個月時間,總讓我有一種感覺:我是不是離新聞越來越遠了?離內容的生産者越來越遠了?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學新聞的同學都有我這樣的情節,看著自己的文章白紙黑字的印刷出來,上面寫著記者某某某時才有那種油然而生的喜悅。

        楊寶璐問我:“你以後是要做調查嗎?”不是調查記者的調查,而是媒介研究的調查。我一直沒有答案。也許吧,但我希望自己不要成爲數據的搬運工,而是最懂內容的數據分析師。

        從做內容到做數據調研,可能需要一個蹩腳的過渡階段,但誰又知道這不是一個雙贏的結果呢?


♦相關鏈接:【考研】李佳笑,努力後的美麗綻放



(作者:李佳笑)

分享:

南廣新聞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未注明其他出處的作品,版權均屬于南廣新聞中心,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注明"來 源:南廣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 本網對其負責。

③ 有關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本網聯系。

※ 聯系方式: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新聞中心 xcb@cucn.edu.cn

相關新聞

熱門標簽

學校要聞 教學科研 學風建設 招生信息 就業創業 對外合作 國際交流 社會服務 校園文化 學術講座 人物訪談 專題總覽 後勤保障 獲獎喜訊 校友動態 時評文章 行業前沿 高教改革 推薦閱讀 媒體報道

一周熱點